IchiGshinya

是非在己,毁誉由人,得失不论。

脆皮鸭cp博:@但聞雪荒🌿

那个...港耀真好吃!

我爱王港一辈子嘤他真的好可爱!都不忍心写刀子了!我要糖!五分钟内!

要说的很多,到了写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无从落笔,那些情愿说的话如鲠在喉,想倾诉却不知向谁去说。

我想要初心,我当初不顾一切喜欢上这些cp,是为了什么呢。当初有人不理解,有人说我活在幻想里,反正我就这样任性潇洒,不落足于实际嘛。

我是为了爱,是为了那份赤诚的爱啊。不是热度,不是支持,不是任何流于表面的东西,有我固然会开心,可没有也不会太过沮丧,因为没有本来就是理所应当。有了任何一份支持与热度,都应当感激。

这是终于触及我过去的那扇门。

一切都会变好的 什么都会变好的

by疼了一下午辗转反侧眼泪糊了一脸的喵

有时候也在想,为什么有的人就可以月经不疼,凉辣照常吃喝,但是有的人仿佛就和命里刻了这一道劫难一样,凉辣吃吃喝喝,更疼;不吃不喝,那是基本操作,不足为道。

后来想了想,人嘛,都不一样的。也不用去怨,也没必要去恨,因为自己似乎虽然还不是很好,但意外地已经足够幸运了。

疼呗,疼吧。反正不会认输的,永远不会,这辈子都不会,也不会去逃避。

我有缺点,很多缺点。

我不好,的确不好,但我在改进。

经期我努力控制情绪,不迁怒,不暴躁,心静如水。我做到了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呐。

真正的英雄主义只有一种,那就是在认清生活本质后,依然热爱生活。

??
喜欢的太太都是已婚了么,我震惊

今天,我跟同桌算命,我说他命里缺一个女儿,他说我命里孤独终老。
他说对了。

呃,我的胃...(暴击)

又给自己养出个毛病 鼓掌 可喜可贺

什么话 我是想给自己默哀的 唉 我滴胃 你真惨

“不会错过的、再也不会错过啦。”她垂下眼睫,那双睫毛颤悠悠的,仿佛凝留在空中似的。而她目光却又是那般的固执、其中,又有孩子般天真的赤诚与热意。

“只要回到过去,就不会错过啦。”她深吸一口气,艰难地牵起嘴角笑了笑,“所以呀,要等我。”

“要等我回去救你呢,哥哥!”

往事如隔云烟

我不写点文字,就感觉不是自己了,有一部分在逐渐死去,所以趁着还能休息两天赶紧写一点无足轻重的文字。

这次写邱叶。

大致是叶修和邱非父亲是忘年交,邱非父亲遭灾祸后,邱家亲戚们该走就走,该避风声就避风声,把孤零零的邱非和邱非母亲留在原地。这时候只有叶修站了出来,收留了他们。

邱非母亲气急攻心,不久之后就因为断断续续的疾病拖垮了身子,叶修拍着十四岁少年清瘦的脊梁,说,你该长大了。

叶修只比邱非年长八岁,叶修于邱非,似兄似父。叶修记挂着邱非父亲对他的恩情,并没有要求邱非叫自己父亲,只告诉他可以叫自己一声叶哥。邱非那时不服气,一身反骨,明目张胆叫他叶修,叶修也只无奈地微笑,然后默许了这个称谓。

邱非父亲遭飞来横祸后,就剩下一个偌大的邱家企业,还在被政府筛查。叶修为了保住邱家的家产,走上走下,硬生生留下了点家底,而自己的事业都委托给了叶秋。叶修原定等邱非十八岁后就把这些家底还给邱非。

邱非像是只没长大的小狮子,叶修彻底驯服了他,他就想一直信任叶修。因为叶修一直无条件包容他,长出獠牙后也不愿接过那点家底。邱非又对叶修有了点不清不楚的心思,这时候叶修才真正动怒,差点自己离家出走。

tbc

我在一步步做到很多的事情

我在努力宽慰自己

无人可帮的时候,就自己帮自己

彷徨不安到连困都差不多做不到

没有什么可说的啦

就是良心不安

我的另一个账号宛如人间消失,两个月什么都没说,也没有发任何东西,估计一年后就什么都没了

那时候我会把所有的文章都删掉,再从头开始,尽管非常舍不得

但的确如此,该有一个新的开始了

Notice

我不明白我到底处于一种怎样的状况里,我什么都不清楚,然而我要向前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