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隔阿穆尔_

这是很长,很好的一生。

你们永远也无法阻止一个会使用美图秀秀的大佬(bushi)
是的你们无法阻止我!
强行美图秀秀x

关于我对all叶的理解

我吃all叶,吃喻叶周叶乐叶口味杂的要命,但论原因也大概就是。
他是最好的,他也值得所有人来喜欢他,我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给他。
所以拒绝虐文,拒绝一切以爱为名的伤害。
但是这不意味着…………我喜欢all叶的r文。
我一向不喜欢np,因为这种行为不仅不负责,而且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一个人同时爱上两个人还给予他们/她们全部的爱?
这已经不能叫做爱了。不能也不配。
所以我不会看all叶的r文,叶修不可能是那种不负责的人。他一定是会对一个人负责到底,一生一世一双人,更别提他是omega还每次得在发情期委曲求全了。
他那么骄傲那么好,怎么会有人能给他一个这样卑微的身份啊。
终归到底,就是只喜欢all叶的日常罢了。他们一起都能好好的,也没必要必须和谁在一起。也许第二天叶修就会和哪个妹子在一起,提起他的队友他们都会会心一笑。
仅此而已。
一起共同登上荣耀巅峰,一起披荆斩棘,绝不存在谁委曲求全。
叶修不是那样的人,他那么骄傲。

溯洄流光

本文想法来自于我的晚梦,醒来后被梦的内容惊得辗转反侧难以再次入睡、不止一次沉醉于其中栩栩如生的细节。
这篇文章是一个关于无限的故事,轮回也罢痛苦也罢,不过都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点,在时光流逝里点连成线,一维织成二维三维,不断反复。
倘若你做了会后悔终生的事情该怎样?
后悔便后悔罢,总之人生还是要走下去的。但如若有人告知你,有万分之一的机率那个点可以被抹消,但现在的你的存在也会被抹消,你会愿意将再一次选择的机会交给那个点上的自己吗?
这是一个将选择交给过去自己的故事。

虫洞的意义便是寻找到那个以光速移动无限小的点,通过它回到过去,折叠空间后你也许会恰恰好抵达那个点。
故事的主角是AZ的两个主角界塚伊奈帆与斯雷因.特洛耶特。开幕时便是觥筹交错间,舞会大厅里男男女女相约起舞。而其中的斯雷因是舞会的举办者,坐在最高贵的位子上。下属询问他,有一个名叫界塚伊奈帆的人寄来一封信,请问您要阅览一二吗。
他刚想要笑着挥手说稍等,一阵心绞痛与强烈的不安感便顺着血管流淌到大脑。斯雷因说等等,现在就把信拿过来,他要看一看这个人会写些什么。
他已迎来新生。
打开信封,大致内容是界塚伊奈帆的遗信,他死之前最后留下的、嘱咐下属一定要寄给公爵特洛耶特的信件。斯雷因一阵晕眩,他站在了权力的巅峰,却连唯一的知音都失去了。
他痛苦得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,最终做出一个让其他人都觉得公爵疯了的决定。
他要找到虫洞,回到过去救回伊奈帆。
在飞船里苦苦流浪着,独身一人唯有AI陪伴的斯雷因已经陷入精神恍惚的地步。在回忆与现实里几近崩溃的他,最终找到了虫洞。在外围逃过被撕扯的他最终来到了那里,截点是救回伊奈帆,可他赫然发现这里还曾有另外一人的踪迹。
那也是他,过去的他。过去的他没有接过伊奈帆的信件,精神崩溃,误打误撞流浪着来到了这里。回到过去,他接到了伊奈帆的信件,却依然恍惚,依然贪求不足。
这一次他选择了救回伊奈帆。在虫洞高速运行下的斯雷因抵达了过去,依然是丧失了一切记忆。
他操纵着机甲抵达过去时,正好伊奈帆被压着已经快要失血而亡,他义无反顾救回伊奈帆,一切都是死里逃生。
结尾是两人在夕阳下紧紧地拥抱,浑身浴血。

我给了这个故事一个HE,可事实上它应该是BE。应当是斯雷因回到过去伊奈帆恰好笑着对他说完最后一句话,然后陷入死亡的睡眠里。
一次次回到原点,一次次重蹈覆辙,应当一次次迎来更深的绝望。这应该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故事。
可我爱他们,因此我扭转了结局。
杀死了过去的自己,而你我在短暂的虚妄、时空的裂缝里相依相守,这个点会凝固成永恒。
只是如此罢了,于夜里不知几时的胡言乱语。